您现在的位置:养殖技术 > 珍禽养殖 > 文章内容

诚轩2019春拍钱币版块:雪泥鸿爪 铜元撷珍民国铜元

养殖技术

2019-06-13

诚轩2019春拍钱币版块:雪泥鸿爪 铜元撷珍民国铜元

  从史学角度,中国铜元所处的时代,多半政治黑暗、币制紊乱。 五花八门的铜元,或曾作为解救“钱荒”济世抒困的良药,或曾沦为祸患市场榨取民财的媒介,虽然外形与制造工艺仿照外国机制币,但生存空间却囿于陈旧落后的传统制钱制度,因此注定了它们多舛的命运。

  然而,对于后世的收藏而言,铜元则是富涵历史知识、种类丰富多彩、版式千变万化、颇具挑战和意趣的收藏门类。

钱币大师马定祥就曾对铜元格外钟情,其藏品亦以铜元品质最佳,他生前回忆,自己进入钱币圈,最初就是被铜元的趣味所吸引。   今春诚轩《机制币》专场中,铜元部分不仅品种琳琅,亦有珍品拔萃,简述几品,与藏家分享。   清末,各省竞相扩增新厂滥造铜元牟利,光绪三十一年(1905年),清政府设立户部造币总厂后,对各地设厂造币采取限制措施,逐步将造币权收归中央。

当年底,江宁厂率先改名“江宁户部造币分厂”,并依令制造中心“宁”丙午纪年大清铜币。

以往江宁各厂皆以制造十文铜元为主,即便在中央三令五申要求生产其他面值铜元的情况下,仍然我行我素。   三十四年(1908年)二月,内阁奉上谕“令各省暂停铸造铜元”。 同年七月,两江总督端方、湖光总府陈夔龙、湖南巡抚岑春煊联名致电军机处,以铜料库存堆积难以消化、积欠洋商货款或可能造成外交事件为由,奏请宁、鄂、湘三省续铸铜元,获度支部暂准。 其后,江宁厂依令重新开制,除十文外,也新制中心宁二文、五文与二十文铜元,干支仍使用“丙午”纪年。

然而,在利益的驱使之下,该厂继续与朝廷命令虚与委蛇,实际上只批量生产十文面值铜元。 从存世实物数量可知,除十文外,该厂所铸其他面值铜元皆非常稀少。

所以,中心宁二文、五文、二十文均所见极稀,都是中国铜元名品。   大清铜币中心“宁”二十文,目前已知存世仅四枚,所见品相均不尽如人意。

其一为马定祥旧藏,品貌欠佳,后转让李伟先,六十年代初,李氏将其藏品全部捐赠上海博物馆;其二为江西藏家藏品,币面有锈蚀;其三入何代水藏箧,币坯下方有微小损伤;其四即为拍品,陈吉茂于多年前购自广州,后转让台湾刘蕴宏,龙面虽亦有一处锈斑,但底版基本完好,全龙鳞满打,保存状态与其他存世品相较,已属上乘,国内公开拍卖首度出现。   自广东制造铜元获利甚丰后,各省纷纷效尤。 光绪二十八年(1902年),安徽巡抚聂缉椝奏准在安庆原银元局旧址成立安徽铜元局,增添造币机器二十部,开始试制满文“宝皖”方孔十文水龙、五文坐龙与十文飞龙铜元。 未及两日,造币机器忽生故障,或因生产方孔铜元工艺未甄成熟,也可能因为中间凿有方孔,制造时容易损坏机器,费工费时,铜元局无利可图,最终没有大量生产。

方孔铜元因存世稀少且铸工精湛,人们普遍将其看作试铸样币。

  目前所见的安徽方孔,分初版和破版二种,存世均极为稀少,位列中国铜元“十大金刚”。 此枚为破版版式,铸造精美,颇具样币风范。 此枚样币尚为PCGS公司此版别之唯一入盒纪录,殊为珍贵。   光绪三十一年(1905年),广西巡抚李经羲奏准在广西筹建铜元局。

由于当时各省铜元泛滥,成色参差,混杂紊乱,为整顿币制,同年清政府颁布《整顿圜法章程》,限制各省铸额,并于次年对全国造币厂进行裁撤归并。 刚获准的广西铜元局未及开机便被裁撤,并归广东为一厂。 因此,光宣之际,广西省除此种德国刻模试铸的十文铜样外,全无其他铸币,广西飞龙十文实际成为广西省在清末唯一留存的机器铸币,目前所见仅十余枚,位列中国铜元十大名珍之一,素为泉界珍视。

SP63BN为PCGS公司唯一冠军评分。

  民国时期,河南历任主政者都竞相铸造大钱牟利,以致通货膨胀,民不聊生。 十九年(1930年)冬,刘峙主政河南省后,更积极生产高值铜元。 因铜料缺乏,不惜毁小铸大,除销毁本省当二十、当五十铜元外,甚至在陕西、山西等交界的临省,收集制钱及当十铜元,用于熔制铜料。

二十二年(1933年),刘峙兼任河南省政府主席。 其时,通货膨胀加剧,铜料供应更加困难。 在省政府许可下,铜元局采取增加币值的办法,试制了当伍百文面额的样币,后因顾虑舆论指责,未发行。 此样币直径:毫米,厚:3毫米,重量:克,创中国机制铜元最大尺寸和最大面值纪录,因而享有“中国铜元之最”的盛名,被泉界公认为铜元大珍。 据记载,河南五百文样币目前存世仅十余枚,而且多枚坯饼有铸缺瑕疵,品相完美者十分难得。   江苏系清末“铜元大户”,三局六厂(江宁局三厂、苏州局二厂、清江局一厂)的铜元产量于各省中名列前茅。 迄今偶见不同种类江苏合面、合背铜币,何种用途制作,不得而知,每种均极其少见。

此枚丙午阳“苏”十文合背,不但品种珍稀,且品相全美,PCGS公司评级入盒之唯一,江苏铜元佳品。   民国二十一年(1932年),云南富滇新银行成立,委托云南造币厂生产壹仙、贰仙与伍仙三种面值铜元,作为该行纸币的流通辅币。 由于民初滇军骁勇善战,时常远征两广,与南方各省交流非常频繁,云南造币厂在生产铜辅币时,首次将铜元单位由“文制”改为两广习用的“仙制”,直接对银圆作价,形成标准的银圆铜辅币系列。

二十四年(1935年)底,国民政府推行法币,仙币系列铜元随即停产。 此枚贰仙铜币,铜质精良,品相极佳,评分更是高居PCGS公司评级榜单之首,难能可贵。   民国八年(1919年)冬,甘肃督军兼省长张广建派其弟孔繁锦带三营省防军抵天水,初到驻地,即以翻砂铸币牟利。

九年(1920年),孔担任陇南镇守使兼陕甘援川总司令,正式组建造币厂,仍以翻砂工艺大量铸造铜元,俗称“天水砂版”,粗制滥造,用虚值大钱搜刮钱财,以致民间私铸蜂起,物价飞涨,通胀剧烈。

为杜绝私铸,孔繁锦于民国十三年(1924年)向天津、上海添购机器,初期试制了“孔造”五文机制光边流通币,以及供翻砂用的机制凹槽边样币。 从目前发现的实物来看,在这个时期,孔繁锦以铸造机制币为幌子,实际上仍在大量生产成本较低的翻砂铜元,试制的机制铜币最终成为摆设。 因此,存世的机制“孔造”五文铜币,无论流通币还是样币,皆极为稀少。   此枚“孔造”五文为凹槽边样币,目前获PCGS公司评级入盒者仅此一枚,品相完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