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养殖技术 > 珍禽养殖 > 文章内容

温胆汤“治毒”案二则

养殖技术

2019-06-10

温胆汤“治毒”案二则

-->-->-->温胆汤“治毒”案二则温胆汤“治毒”案二则常见病、多发病的治疗,中医讲究辨证论治。

特殊病例的识证用药,只要圆机活法,一样可以取得良好的临床效果。 近日在临床上,使笔者记忆很深的当属两则“中毒”案例,其一为农药中毒后的消化不良案,其二为吸食冰毒后的焦虑状态案。 常见病、多发病的治疗,讲究辨证论治。 特殊病例的识证用药,只要圆机活法,一样可以取得良好的临床效果。 近日在临床上,使笔者记忆很深的当属两则“中毒”案例,其一为农药中毒后的消化不良案,其二为吸食冰毒后的焦虑状态案。

病人西医特殊,初始胸中无法,笔下无方。

但遵中医之圣谕,当四诊之后,遵辨证论治之训,处以加减,均获良效。

现介绍如下:温胆汤治疗杀虫剂中毒后消化不良案袁某,男,58岁,于2015年11月24日就诊。 患者于3个月前因家中灭蚊,喷洒大量灭蚊剂于室内。

时值夏季,短袖短裤着装,皮肤大部外露,未进行任何防护措施,且于之后的第二天出现恶心呕吐,头痛腹泻等中毒症状时,到当地医院以农药中毒之诊断救治,经用药治疗缓解后出院。

出院后至今,胃部有明显饱胀感,无食欲,时有恶心,大便正常,两肋胀痛,情绪不稳,时而发怒,咽喉时有肿痛,下肢怕凉。

查舌苔黄腻,舌体胖大,紫暗,脉弦。 综合以上体征及舌脉,辨为肝胆郁热,气机不畅之证。 治以清热利湿,疏三焦而利肝胆。 选方:温胆汤合四逆散加减。 处方:45克,法15克,炙15克,25克,25克,25克,25克,焦三仙各10克,元胡20克,15克,10克,10克,7剂,水煎服,日1剂,分2次温服。 半个月后告知,诸症状已消失。

温胆汤配合针刺治疗吸毒后焦虑状态案患者,男,42岁,于2016年10月18日初诊。

患者5年前因吸食冰毒半年,后戒吸出现精神涣散,注意力不集中表现。

多方求治于各大医院,经查各项指标均正常。 刻诊症见:患者情绪焦躁,紧张,坐立不安,自诉心慌气短,失眠以入睡困难为主,多梦,双下肢怕凉,易惊吓,口涩无味。 查舌胖大质暗,苔黄腻,脉弦,右关脉浮,尺沉无力。

辨为胆虚痰热,少阳不利之证。

以温胆汤合加减化裁。 处方:茯苓30克,制半夏15克,炙甘草50克,枳实25克,竹茹30克,15克,生15克,肉桂10克,炒60克,生龙牡各30克,30克,柴胡20克,20克,50克,30克,35克,7剂,水煎服,日1剂,分2次温服。

处方:拟通行,疏肝养心。 选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。 日1次针灸治疗,留针30分钟。

二诊(2016年10月25日):自针灸及用药以来,睡眠等精神状态明显好转,偶有心慌,但发作频率明显减少。 查舌质暗,脉同前,原方合入30克以补血活血,针灸处方中刺、,日1次。 三诊(2016年11月3日):诸症明显好转,已基本痊愈。

因出差停针刺治疗,继服汤药善后。

分析总结随着社会发展与科技进步,人类所中之毒已经不单纯局限于植物、矿物药毒性。 合成的各种化学成分均有致毒之例。 以上两例病人,一为药物中毒,一为吸食之毒,但治疗本身并非解毒,而是针对中毒后的副作用或后遗症采取治疗措施。

临床选方用药仍以中医辨证为主,不能为西医病名所扰。

如果见“毒”而处入清热解毒之双花、、等,恐怕贻害颇深。

案例一中,病人中毒后3个月余,由于病邪内攻脏腑,肝气郁滞,胃气不和,邪与热结,内滞脏腑不去而发为本病。

根据舌苔脉象投以清利胆热、化瘀行滞之温胆汤合四逆散加减。 温胆汤以清肝胆,四逆散以理肝气,更入金铃子散以加强舒畅肝气之功。

整体辨证看,患者尚有之证,遂入干姜以温阳健脾、助阳气化。

7剂后效如桴鼓。

案例二中,病人经针药并用,三诊后即效果日渐明显,心情平稳,情绪较佳。 针对此类病人,治疗上确没有更多经验可谈,唯有按照中医辨证论治,以中药及针灸治疗。 考虑患者身高173厘米左右,体重85千克,故而用药量偏重。

处方中,以温胆汤合小柴胡汤为方底。 生大黄推陈致新。

《本经》中提到大黄可“推陈致新,安和五脏”。 炙甘草及炒麦芽大量,实暗合甘麦汤之意。 栀子豉汤以清心除烦,舌质暗入桃仁以活血化瘀,茯神、生龙牡以镇心安神。

针刺以、穴以通行阴阳,期门、行间、厥阴俞疏肝泄热;丰隆、阴陵泉祛痰清心;膈俞、血海、三阴交活血化瘀。 三诊之后,诸症基本消失,病将告愈。 专家免费咨询热线:010-57476997(咨询时间:上午8:30-下午5:00)本页关键字:整理。